跪倒在渡海森赛拖鞋前的弥生

五人成嵐 💙❤️双担 本命OS 站翔右 吃全部🙈

Say Arashi ! 3

好吧现在大概是最糟糕的走向了
蠢作者我终于写的越来越偏离tag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最终cp是啥了
反正人物还是辣么ooc啦
画风还是辣么清奇啦
文笔我就不说啦就很悲伤
嗯,依旧短小
以上
(绝望的弥生拼了老命冲回宿舍蹲直播









“你好,我叫松本润,请问你是教会骑士吗?”



无视身后一直嚷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吟游诗人,眼见这个吃饭速度快到突破天际的人有要离开的迹象,松本润赶紧把羞涩什么的抛之脑后,拼命地拦住仓鼠精哦不对骑士先。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



樱井翔困惑的看着眼前这个浓颜到像异世界生物的人,虽然面对着自己,但是眼神却四处乱瞟,耳尖倒是红的发亮,看起来十分的紧张。不过他身上的衣物看似普通,但从饰物可以看出来此人非富即贵,那么问题来了,这样身份特别的人亲自找自己这个普通的教会骑士是有什么事呢?特别是在这种敏感的时期。



“呃...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刚刚好像受到了精神攻击,现在神智不太清楚,可以请骑士先森帮忙治疗一下他吗?”



情急之下松本润随意胡诌了一个理由,想着先暂时稳住这位疑似“绚烂的绯色樱花”,之后的事再想办法吧。



“十分抱歉,我不是神圣骑士,无法治疗这样的伤害。不过这里有教会的极光镇分部,你们或许可以去那里寻求帮助。”



不是神圣骑士?以为对方铁定是神圣骑士的松本润愣住了,从背影看十分瘦弱的身材怎么想都不可能是红衣骑士啊?!而且红衣骑士的魔法波动这么强烈的吗?!怎么感觉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之前因为太害羞而一直不敢对视的眼睛终于直视了对方,瞬间被对面男人的容貌给惊到了。



倒不是说丑的惊天动地,相反,对方的脸可爱的让松本润有种被光屁股的小天使射中一箭的感觉。对方的皮肤很白,是与自己白到发光的皮肤不同的白,感觉像细腻的奶油,舔一口都是甜蜜的滋味。他肉嘟嘟的嘴唇,像草莓果冻一样,看起来弹性十足。但是最吸引人的大概是他的那双特别的眼睛,圆圆滚滚的大眼睛里,像是蕴藏了整片星辰,璀璨夺目,让人想一直沉溺在这光芒中,无法自拔。



“那个...?”



被盯的害羞的不得了的樱井翔忍不住出声询问眼前这个拦着他的去路似乎想拦到天荒地老的奇怪男人,长得是蛮帅的。



松本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呆了,哇啊啊母妃我好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啊!



“你是我们要寻找的命定之人,亲爱的骑士先森。”



做了很久背景板的吟游诗人看不下去这越来越像纯爱剧走向的剧情,决定把尴尬的不能自已的两人拉回主线。



“我叫相叶雅纪,是个游吟诗人,很高兴认识你。”



樱井翔神色复杂的注视着眼前怎么看怎么可疑的两人,一时间有些犹豫该不该回应。



“...你不是发现了吗?关于国歌。”忍受不了这非一般的尴尬场面的松本润决定破罐子破摔。



听完这句话,樱井翔的瞳孔猛的收缩,沉默了半响,说道:“我们出去谈。”



极光森林,外围,一个破旧的木屋后面。



三人偷偷摸摸的蹲在木屋后,脸上带着二宫牌MJ墨镜,神神秘秘的嘀咕着



“我叫樱井翔,是教会的红衣骑士,关于国歌,你们是指?”



“现在岚大陆的所有居民都无法唱国歌了,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黄昏时刻,大家对国歌的记忆越来越淡了。”



“黄昏时刻?什么意思?”



于是相叶雅纪把对王子殿下解释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不过他机智的没提到非主流的线索,那名字再说一遍大家又要不忍直视一会儿了。


“崩坏,真实,五位伙伴...”樱井翔苦笑了一声,“那现在是有三位了吗?其他人要怎么寻找?”



“发现了吗?我们三人聚在一起后,身上都会出现的浮文。”



樱井翔取下墨镜,这才注意到,三人裸露的肌肤上出现了神秘的图案。“这是...树?我是樱树吗?那松本君和相叶君是什么?”



“叫我aiba就可以啦,松润是松树,我也不太清楚我是什么树呢...sho酱你知道吗?”



s...sho酱?樱井翔抽抽嘴角,忽略吟游诗人自来熟的称呼,低头凑近相叶雅纪的手臂细细观察,这是...梧桐?



由于红衣骑士靠近的关系,他身上好闻的味道隐隐传来,温热的鼻息喷洒在相叶雅纪裸露的的皮肤上,纯情?的吟游诗人面色通红,从俯视的角度看向容貌精致的红衣骑士,又有不一样的魅惑风情,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



“这应该是梧桐树。”



“萨苏噶sho酱!”甩掉心里泛起的奇怪的涟漪,相叶雅纪用星星眼望着樱井翔,满眼的崇拜之情让脸皮薄的红衣骑士羞红了脸,可爱极了。



“我说...”沉默了很久的松本·绝不承认自己是有点嫉妒·可是就是好碍眼·润终于忍不住出声问,“我们为什么要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



“我也想知道你们偷偷摸摸地在我家后面做什么。”



一个陌生的嗓音插进来,吓得三人都尖叫着蹦起来。



“你是谁呀?!”



游吟诗人举着他的兔子爪,眼含泪水的呐喊道。



“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相叶氏,短短五年的时间你就不记得我了吗?”



“诶?”



听到熟悉的称呼,相叶雅纪定定神,仔细观察一番,犬系颜,天然猫唇,和记忆中一样晶莹剔透的琥珀色眼瞳,难道是...



“ni...nino?”



“哟,好久不见,八嘎。”








补充:红衣骑士主战斗,神圣骑士主治愈

评论(10)

热度(19)